您现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文化 >> 百花台
放眼红尘
发布日期 : 2019-11-28 09:49:51 文章来源 : 潮州日报

  □ 郭光豹

  雨呀,雨呀!

  愿一滴雨水就是一扇温掌,在我万般痛苦之时,抚平皱褶的心灵。

  愿一阵骤雨就是百扇力掌,在我烦忧闷郁之时,把团团乌云挥赶出沉抑的心灵。

  愿一场春雨就是万扇巨掌,在我得不到友情温暖异常干渴之时,捧出汩汩清冽甘泉,湿润我龟裂的心灵。

  愿不停淫雨变成亿万扇神掌,在我祈求不到灵感之时,推波涌浪猛烈撞击我麻木的心灵。

  雨呀,雨呀!

  大地

  萋萋芳草,莾莾山塬!

  既能容得下生者,也能纳得下死者,不因生而欢,不因死而悲,世世代代,生生死死,新陈代谢,繁衍永恒,人类因有大地的广阔胸背而伟大,于是,亲切地高喊她为至纯至圣的母亲!!

  黑土黄坡,八极四荒!

  既能繁殖鲜花,也能滋生毒草,不因良美而荣,不因毒莠而辱,功功罪罪,是是非非,竞争比较,相克相生,时空因有大地的兼容襟怀而丰厚,于是,严肃的尊崇她为可歌可泣的历史!!

  针线包

  在中国军队的营房里……在中国的边区、山区、老区、岛屿和少数民族地区的电灯下、油灯下、烛光下、松明下……在中国当代最繁华的大都会五星级宾馆中,甚至在那超豪华的总统套间里……

  在母亲的心窝……

  在游子的梦乡……

  针、线、纽扣和布片,都永远和你形影难离难分!这就是生活对一切洋意识和土意识,对一切富人和穷人所作出的严肃而朴素的综合回答!

  “追星热”小劝

  你倾心,你能听到他,他却听不到你……

  你钟情,你能看到他,他却看不到你……

  你痴迷,你能想到他,他却想不到你……

  你怀春,你能梦到他,他却梦不到你……

  世上著名偶像莫过于上帝、释迦和中国式的众位诸神。或丝绣,或纸画,或竹编,或木凿,或泥塑,或玉雕,或牙刻,或石造,或陶烧,或铜铸……通通是平衡心灵的一种迷信,不属封建迷信就是现代迷信。除此而外,就是缥缥缈缈的纪念。

  当岁月磨洗了偶像脸上的纹沟和颜色之时,留给你的却是一盆浆糊也似的空忆,当你生命之珠光色暗淡,那时才会对镜一笑:“真幼稚,当年!”

  自由魂

  那个女人,举起照像机来到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墓自由神塑像前摄影。

  近处那个女人在憧憬,远处自由神在憧憬,他们都默默无言。

  何必言语,何必面对,沉默埋储经过提纯的心音:

  当年,砸碎镣铐锁链铁绳,民族挥泪献出自己的爱子——黄兴。

  只因,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几十年了,鞭子,一直抽打着滴血的魂灵。

  自由,原来是他们共同的梦境。

  梦……

  我顿时走入朦胧,获得一个奇异信息,冥冥阴司也成立了“冥通银行”……而且大量发行新的货币。

  哦,票面上明明印着:王皇为行长,阎罗为副行长。

  新鲜,如今阴曹市井活跃极了,同时混合流通着金纸钱,银纸钱,港票,美金,欧元,英镑,卢布……都是货真价实的新闻,童叟无欺的消息。

  我、你、他,哭呢?笑呢?叹呢?

  还有时髦孝道,为老父扎个二奶,为老母糊个恋友,莫忘彩电、冰箱、空调、电脑、手机……

  阿弥陀佛,人间的人哪,愿你们的竹篾、色纸、香糊,扎的是一个梦!

  都市商品橱窗

  任你艳抹红涂,毕竟没有血;

  任你珠光宝气,毕竟没有肉;

  任你和着时髦的节奏高唱流行曲,毕竟不是自己心跳之音;

  任你笑眯眯,永远投给人潮多情的一瞥,毕竟心灵的窗扉紧闭着。

  任你,任你呀……

  对于大都会商品橱窗里那些模特,直教大都会的人动辄把苍苍白发染成油然青丝,一如大都会的人有本领把瘦削的双肩高高垫起,一如大都会的人能够把平平的胸膛凸凸耸起,一如大都会的人,喜欢插着一簇簇乱真的塑料花去装扮屋里春天的一角……而这些个玩意儿山里人看得都不很顺眼,直觉得不很实在。山里村里人说:大都会你那些商品橱窗里陈列的一切:那些模特,那些花,那些装饰,那些灯,以及大都会里一些人和事,件件都很亲、很奇、很美、很特别、很叫人眩目,也很使人羡慕思爱,只是细细想来,就觉得他们缺少一点味儿,缺少一点形容不出来的东西,按山里村里人的习惯说,就是缺少一点灵灵的水分儿。

  这块热土

  冬去了,春来了……

  实际上,南粤,这块热土没有严冬。尽管时令是如此明明历历地告示人们:“冬已至矣!”然而,在温热里长期生生息息的人们,并不害怕冬的到来,对冬始终抱着一种毫不相干的冷漠态度而一心只眷恋着她的碧绿的梦。

  岭南的冬,没有北国那样的风景,皑皑白雪、晶晶冰凌、凛凛霜剑、飒飒风刀……只有一沛“冬行春令”的景象:茵茵野草、葱葱树林、融融溪水、濛濛湿雾……

  冬之去来,人们实在并不十分在意,也懒得去理会,几天寒流,委实吓唬不了人。

  岭南人对春确有一种特殊的天然的情感——盼春、怀春、惜春、梦春!岭南人和春说有血缘关系也好,说有解不脱的情结也好,总之,岭南人心中只有春的床褥衾枕,却没给冬半点立锥之地。

  哈哈,春之卧榻之旁,岂容冬在酣睡!哎呀呀,岭南人的鲜明情感哟。

  悲春

  何物悲春?

  去问枯枝,去问残雪,去问掐花无情的指甲,去问曾用性命全力讴歌三九严寒的吹鼓手,去问凛冽北风的催眠曲和摇篮歌。

  望望那充满憎恨的眼光,折回的感觉告诉你:无悔!无悔!!

  触一触失落者的心歌,反弹的是“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这句古旧名言。

  记住,盼春人背后站着悲春人,不过,后者永远只能望着前者的项背而已。

相关文章
以上资料仅为潮州日报社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承办单位:潮州日报社新媒体部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www.12377.cn
潮州新闻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68-2289965 举报邮箱:gdczsjb@126.com
电话:86-768-2289965 传真:86-768-2289965 地址:潮州市枫春路潮州日报社
版权所有 2004-2013 © 潮州日报 建议使用IE8.0以上版本及使用1024*768分辩率以求最佳浏览效果
粤ICP备13030909-1号 公安网站备案号:4451013011048

2018送彩金白菜网大全